• 哥窑:不完美之中的完美 2019-04-21
  • 报名时如何输入姓名中的生僻字和‘·’? 2019-04-21
  • 凸显“海丝”特色 第二十届投洽会在穗举行推介会 2019-04-20
  • 漫步白桦林 感受夏的清凉与宁静 2019-04-20
  • 全国森林特色小镇建设开始申报 2019-04-19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4-19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04-16
  • “山寨店”背后是顽固的“山寨思维” 2019-04-15
  • 努力把各级党组织锻造得更加坚强有力——四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4-15
  • 翟晓川脚踝碎骨仍是隐患 期待雅加达亚运会雪前耻 2019-04-11
  • 中国创新成果加速惠及世界 2019-04-05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4-05
  • 补时绝杀!英格兰2-1突尼斯 凯恩梅开二度 2019-03-30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9-03-30
  • 端午敞开玩 雨水假期末尾才来 ——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9-03-28
  • 当前位置:天中图库 > 玄幻武侠 > 血蓑衣

    天中图库:章节目录 第444章 几多恩仇

        从龙象山的别苑出来,萧芷柔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一路上,她黛眉紧蹙,一言不发,满脑子都是自己的两个孩儿,以及云追月刚刚所说的每一句话。

        唐阿富默默地跟在萧芷柔身后,见她惆怅不语,自己也不多问,只顾低头前行。不知为何他看上去似乎同样心事重重。

        忽然,萧芷柔停下脚步,但唐阿富神思游离,一时躲闪不及,竟踉跄地撞在萧芷柔身上。

        “嘶”

        唐阿富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呼,匆忙后退两步,同时连连赔罪。

        “阿富,自上山以后,你一直心不在焉,闷闷不乐,可有什么心事”

        “我”唐阿富赶忙将脸上的愁容散去,极口否认,“一切安好,并无不妥?!?br />
        “你是我一养大,撒谎岂能瞒过我的眼睛”

        “这”

        “但说无妨?!?br />
        “我听说沈东善也来了华山?!?br />
        闻言,萧芷柔的双眸陡然一凝,别有深意地望着惴惴不安的唐阿富,点头道:“确有其事?!?br />
        唐阿富脸色一变,一股阴冷杀意登时逸散而出,喃喃自语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br />
        “那又如何”萧芷柔狐疑道,“你想做什么”

        “我”

        唐阿富欲言又止,突然朝萧芷柔拱请命:“我想出去一趟,请谷主应允”

        “你想在华山杀了沈东善”

        “不错这个狗贼道貌岸然,虚伪自私,骗我家业,害我性命。此仇不报,我如何对得起死去的爹娘”唐阿富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早想将他碎尸万段,只可惜此人狡兔窟,想找他十分不易。今夜,我与他近在咫尺,正是杀他的最好时?!?br />
        “糊涂”萧芷柔斥道,“这场武林大会由他一操持,出钱出力,为原武林分忧解难。眼下,这里人人都欠他一份人情,你想杀他简直痴人说梦?!?br />
        “我知道沈东善在江湖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但他们不可能寸步不离地?;に??!碧瓢⒏唤票绲?,“我若小心潜伏,伺出,弹指间便可取走他的狗命。我发誓,无论成败,绝不连累绝情谷”

        “不准”萧芷柔愠怒道,“阿富,并非为师怕受连累,只是不想你白白送命。更何况,我们来武林大会的目的尚未达成,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得节外生枝?!?br />
        “可是”

        “为师心意已决,不必再说?!毕糗迫崂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待你羽翼丰满,杀他自是易如反掌,又何必急于一时”

        虽然心有不甘,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以及对萧芷柔的敬畏,唐阿富只能强压心头之怒,俯首允诺。

        “回去将静心诀默写百遍,明日一早呈于我看?!?br />
        此言一出,唐阿富的眼不禁闪过一抹黯淡之意。俨然,在萧芷柔面前,他的任何心思皆无所遁形。

        “谷主”

        突然,满眼急迫的常无悔一路小跑地冲到近前,不由分说地将一纸书信递到萧芷柔面前,气喘吁吁地解释道:“谷主,不知何人将此信放在苑门之外。我担心事有紧急,故而不敢耽搁?!?br />
        信封上,六个苍劲大字如铁画银钩,十分飘逸:“绝情谷主亲启”。

        满眼困惑的萧芷柔缓缓拆开书信,但见信内容却只有短短两句诗。

        然而,正是这短短的两句诗,竟令萧芷柔表情凝固,双眼一红,眉宇间泛起一抹难以名状的悲苦愁思。

        “父老得书知我在,小轩临水为君开?!?br />
        此乃萧芷柔咿呀学语时,腾石教她的第一首诗词。尤其是这一句,尽绘父子亲情,故而深得腾石喜爱,也令萧芷柔印象极深。

        陈年往事跃然于纸上,父女情深,仿佛历历在目,声声在耳。

        河西秦氏的别苑。

        堂内,秦明面露沉思,把玩着一柄匕首,双眼忽明忽暗,似是在思量什么。

        一旁,秦天九面沉似水,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阴戾之气。

        堂,秦大、秦二、秦颔首低眉,毕恭毕敬地站成一排。在秦明和秦天九面前,不可一世的兄弟人竟是唯唯诺诺,战战兢兢,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看清楚了”忽然,秦明眼神一动,再度问道,“真是他”

        “千真万确”秦大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他的模样和离家时变化不大,只是身材变的愈发臃肿?!?br />
        “话虽如此,此子的武功非但没有随着身材的臃肿而颓败,反而愈发精进?!鼻靥炀派逞频纳羟娜幌炱?,“鬼见愁的大名在江湖日渐响亮,所谓名高引谤,树大招风,天下好事之人本就不少,如今更有许多人对秦苦的出身来历充满好奇。眼下,群雄汇聚于华山,一旦秦苦在武林大会上与我们公然为敌,那段被我们尘封十几年的旧事,难保不会重见天日。万一秦家这段不光彩的秘史大白于天下,那河西秦氏在江湖风风雨雨几十年积累下的声誉只怕会变成一场笑话。府主也不想有人在背后戳自己的脊梁骨,说你诛杀长兄,夺位篡权?!?br />
        言至于此,秦天九的脸上陡然涌出一抹阴毒之色,转而看向眉头紧锁的秦明,提醒道:“秦苦虽流落在外,但他毕竟是秦家的长子长孙。此人不除,你永远不是秦氏正统?!?br />
        此言一出,秦明的眼悄然闪过一丝无奈之色,苦笑道:“当年,若非爹一心偏向大哥,无视我的勤奋,我何至于出此下策更不会闹到兄弟阋墙的荒唐地步。想当初,爷爷创立河西秦氏,为维系秦家的香火鼎盛,保持秦家在江湖的不败地位,钦定能者上,庸者下的家训。却不料,爹竟断章取义,只论辈分上下,武功高低,却不论权谋、心智及城府。他对大哥百般疼爱,倾囊相授,对我却不闻不问,爱答不理。在他眼里,大哥永远十全十美,而我却是身无长物。若非爹如此不公,我断不会斩尽杀绝?!?br />
        “自古成大事者,无不心狠辣,冷血无情?!鼻靥炀虐哺У?,“想当年,唐太宗为夺帝位,不惜发动宣武门之变,斩杀足,逼李渊立其为皇太子,可谓惨无人道,残忍至极。然而,结果又如何贞观盛世,天下太平,修武备,国富兵强,后世之人无不对其歌功颂德,历代史官亦是称赞有加。纵使当年李世民弑兄夺位,依旧不妨碍他千古流芳,万世扬名。有道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成王败寇乃亘古不变的铁打规矩。当初,你大哥虽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却性情优柔,太重意气,实在难当大任。如果秦家由他掌管,只怕早已在江湖的腥风血雨消散殆尽,断不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成就。因此,就担任秦家之主而言,你远胜于他?!?br />
        “九叔此言,让我无地自容?!鼻孛髑榈?,“秦苦的命运与他爹截然不同,却能单枪匹马闯出一番声名,足见此子确有过人之处?!?br />
        “秦苦自幼天赋异禀,练同样一套刀法,别人需要五月,他寥寥数日便可施展自如?!鼻卮蟾锌?,“秦苦至今尚不足十岁,年富力强,前途无量。我担心,若不能及时遏制,此子他日必成府主的心腹大患?!?br />
        “遏制”秦明眉头一挑,反问道,“如何遏制”

        “这”秦大一愣,同时面露踌躇。在秦明饶有兴致的目光注视下,他突然眼神一寒,恶狠狠地说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我的建议是”

        言尽于此,秦大伸在自己的脖子上轻轻一抹,含义不言而喻。

        “你想杀他”秦天九嘲讽道,“秦苦敢来,必然做好万全准备。眼下,他巴不得我们去找他?!?br />
        “九叔所言不错”秦沉吟道,“现如今,即便我们不杀秦苦,只怕秦苦也会追着找我们麻烦?!?br />
        “既然如此,我们还犹豫什么”秦二怂恿道,“与其等他找上门,何不先发制人”

        “谈何容易”秦天九冷笑道,“秦苦如今在什么地方”

        “和贤王府的人在一起”

        “那便是了”秦天九打断道,“秦苦一向独来独往,如今为何与贤王府的人混在一起据传,不久前柳寻衣已将秦苦招入贤王府,而洛天瑾对此并不反对,秦苦也未否认。今日看来,这个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br />
        “若真如此,我们想对付秦苦则变的十分棘?!鼻卮蠡腥淮笪?,不禁面露担忧,“有洛天瑾做他的靠山,难怪秦苦敢有恃无恐?!?br />
        “洛天瑾”秦明一脸不屑,蔑笑道,“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如何能保住秦苦去年,他和少林、潘家串谋演戏,致使玄水下卷至今下落不明,这笔账我尚未找他算清楚,他岂敢再插我与秦苦之间的恩怨”

        “此话不假?!鼻靥炀诺?,“秦苦毕竟是秦家子孙,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说到底是秦家的家事。洛天瑾身为外人,岂能横插一脚更何况,贤王府眼下身陷囹圄,洛天瑾更是四面楚歌,哪有精力去管秦苦的闲事”

        “如此说来,我们可先下为强”秦的眼闪过一抹嗜血精光,主动请命道,“府主,我愿去会会秦苦?!?br />
        “不急”秦明慢慢悠悠地摆道,“若我们与秦苦私斗,便是破坏武林大会的规矩,让金坞主他们为难。眼下,秦苦明知我们近在眼前,却一直静而不动,料想也是这层顾虑。既然他不动,那我们也不动。当务之急,是帮金坞主对付洛天瑾,搬倒洛天瑾,秦苦将失去他最大的依仗。到那时,我自有一万种法子,好好管教这位喜欢到处惹是生非,一心想着谋害叔父的好侄儿?!?br />
        net
    Back to Top
    TOP
  • 哥窑:不完美之中的完美 2019-04-21
  • 报名时如何输入姓名中的生僻字和‘·’? 2019-04-21
  • 凸显“海丝”特色 第二十届投洽会在穗举行推介会 2019-04-20
  • 漫步白桦林 感受夏的清凉与宁静 2019-04-20
  • 全国森林特色小镇建设开始申报 2019-04-19
  • 家国情怀·天人和谐·文化自信——从端午文化看民族精神传承 2019-04-19
  • 【访民情 惠民生 聚民心】多措并举拓宽村民脱贫路 2019-04-16
  • “山寨店”背后是顽固的“山寨思维” 2019-04-15
  • 努力把各级党组织锻造得更加坚强有力——四论认真学习贯彻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精神 2019-04-15
  • 翟晓川脚踝碎骨仍是隐患 期待雅加达亚运会雪前耻 2019-04-11
  • 中国创新成果加速惠及世界 2019-04-05
  • 今年回南天为何掉线了?这其实并不奇怪 2019-04-05
  • 补时绝杀!英格兰2-1突尼斯 凯恩梅开二度 2019-03-30
  • 雪域天路一家三代火车司机40年敬业传家的故事 2019-03-30
  • 端午敞开玩 雨水假期末尾才来 ——凤凰网房产南京 2019-03-28